主页 > 最新资讯 >
日本最大黑帮山口组万圣节停发糖果囊中羞涩还
发布时间:2021-02-24 10:07 | 信息来源:扑克王app官网

  提到日本黑社会,很多国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经常在日本黑道电影作品中出现的“山口组”。据日本《产经新闻》日前报道,山口组近日在位于神户的总部办公室大门张贴告示,宣布今年将停止其传统活动——在万圣节当天向附近的小朋友免费发放糖果,并向“期待参加这项活动的父母与小朋友道歉”,承诺明年会恢复举办。

  作为日本最大的“指定暴力团”(在政府机构注册登记,以便对其监管的暴力团),有着百年历史的山口组之前总能在国家的一次次剧变中随机应变发展壮大,但现在却有些举步维艰。

  1915年3月,在从破落渔民一步步成为大岛组干将的山口春吉的领导下,神户港的50多个码头装卸工人(实际上多半是赌徒、浪人)组建了山口组。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当时还只是神户港赌博黑道行业“扛把子”的大岛组的下属分支,在100年后早已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庞大,收入最多的黑道组织。

  从山口春吉算起,山口组共有六代组长,其中尤以“三代目”组长田冈一雄对组织的贡献最为重大。田冈从1946年开始出任组长直到1981年病逝,是山口组任职时间最久的组长。他借助战后日本经济重建的机会带领组织迅速发展,成为在全日本范围内有影响力的黑社会组织,被日本警方列为首批五大“广域暴力团”之首。巅峰时期其势力遍布日本44个都道府县,占据全日本黑社会成员的半壁江山。

  从1966年开始日本警方就发动了“山口组坏灭作战”,但由于田冈打造的山口组实力雄厚、组织机构严密,在田冈去世前的“坏灭行动”成效很有限。而继任的“四代目”组长上任不到半年后被另一黑帮“一和会”暗杀,引发两大团伙之间以街头枪击案件为主的大规模火并,使得民众对黑帮的印象进一步变差。尽管“五代目”组长试图通过和警方缓和关系,并调整全国区域领导结构准备重整旗鼓,但却又因为内部高层派系内斗而未能实现,自己也引咎辞职,警方也借此机会在山口组内部制造分化。

  尽管如此,按照经济类杂志《财富》2014年的说法,山口组年创收仍有800亿美元,相当于大阪府年度预算的2倍、爱知县的4倍,在全球五大黑社会组织收入榜中独占鳌头。文章称,山口组早期收入和其他黑社会相似,主要来自贩毒、赌博、收取保护费。但自从日本1992年开始实施《暴力团对策法》禁止了山口组等黑社会组织用恐吓手段等收集资金的方式之后,除了非法事业,山口组开始涉足演艺界、房地产、股票和艺术品拍卖等领域的投资。

  而从2011年旨在惩罚向黑社会组织提供利益的企业和市民的《暴力团排除条例》施行以来,越来越依赖金钱利益驱动的山口组的后劲也已经匮乏,不得不考虑其他发展手段。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山口组开始呈现出来一些逐渐为人所知的“另类”特征。

  给小朋友发糖只是山口组不同于国人印象中“黑社会”的一个侧面而已。作为一个本来就很像一个大型企业的组织,2013年,山口组创办了一份名为《山口组新报》的报纸,上面刊载了筱田建市组长的文章、三代目组长诞辰100年特集等内容,还有围棋比赛和娱乐新闻等讯息。2014年4月2日,山口组更是推出官方网站,大谈“禁用毒品”、“锄强扶弱”和“净化国家”,网站上不少照片反映了该组织成员在1995年神户地震和2011年日本海啸时现场救灾的场景。4月11日,官网推出“任侠道”专栏,其开篇文章直接对准安倍“开炮”,“听了最近安倍做出的发言,再结合‘日本逐渐向国家主义靠拢,日本国民平等权利受到威胁’等事实,深刻感受到日本正开始走向法西斯主义,我们深感忧虑”。

  而为了进一步改善自身形象,每次天灾过后,他们都争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救援、分发物资、组织灾后重建(而且从几次救灾活动来看,由于组织效率更高,确实比自卫队动作还快)。当然这样做日本政府显然不会高兴,例如2014年9月,一位山口组成员就因隐瞒了自己的黑社会背景作为普通公司职员参与福岛核污染灾区的放射性尘埃清扫工作时身份暴露被捕。

  日本舆论普遍认为,山口组为了“漂白”自己、改善名声以吸引更多日本年轻人加入,在大幅度减少暴力犯罪活动的同时大力推行以上几项举措,都有点不像个黑社会组织了,倒有点像是搞公益事业的。但这样做,真的能够让山口组在第二个100年里延续下去么?

  今年73岁的司忍(本名筱田建市)1962年就加入山口组,于2005年就任“六代目”组长,但在上任前一年就因部下非法持枪而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尽管他仍在服刑前完成了对山口组的接管工作,直到上任后4个月才入狱服刑,但在服刑期间也无法遥控指挥,实际工作多由其副手高山清司领导,2011年刑满释放后继续管理山口组。

  但江湖已经不再是司忍所熟悉的那个江湖。在经济环境不景气的冲击,以及日本政府借机组织的“新坏灭作战”下,2015年年初的山口组不仅成员已锐减到2万多人,仅相当于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今年8月27日,以其核心执行部团体山健组与宅见组为首的十三个团体更是脱离山口组本家,另改组新组织。虽然这并不是山口组历史上的第一次内讧,但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确如雪上加霜。

  《朝日新闻》把这次山口组的分裂形容为“穷到分裂”;《朝日新闻》引述警方透露说,山口组高层曾威胁分裂团体“你们出去的话,连饭都没得吃”;但分裂团体回应:“我们要回到原来的山口组”,体现了内部人心动摇。那么什么是“原来的山口组”呢?

  研究黑社会的日本著名记者沟口敦曾指出,传统日本黑帮的架构其实是对天皇体制的映射。换句话说,日本黑帮上下级之间实际上恰似天皇和武士般绝对服从的封建父子关系,人情和义理构成极道人物最基本的行事准则。

  但从“五代目”山口组开始,组内父子关系愈加淡薄,每月上缴的巨额纳金决定一切;到“六代目”时,不仅每个月的份子钱从80万涨到115万日元,而在各大节日、或者司忍生日的时候,各直系组长们还需要集齐1亿作为礼物“上供”,这样他一年将近有6亿多的礼金收入。许多在山口组混迹多年的直系组长常因为承担不起这笔费用,而被扫地出门。

  加上司忍为人阴险,不仅上任以来不断扩展自己的势力,还企图将山口组本部由神户移到他发迹的名古屋弘道会所在地,很多成员难以接受。那些要回到“原来的山口组”的团体只不过是提前“用脚投票”而已。而如果没有警方介入,这两伙饿狼即将上演的“黑吃黑”的戏码也可以预见。

  无论是什么样的山口组在当今日本都难以生存。据共同社报道,在山口组分裂后半个月,日本东京警视厅迅速召开打黑部门负责人及各警署的副署长等共约200人出席了当天召开的紧急黑社会组织对策会议。会上警视厅副总监山下史雄做出重要指示,称必须“抓住这一打击消灭山口组的机会,予以先发制人地取缔”,“要为2020东京奥运会营造良好氛围,绝不允许发生黑帮火并,危害东京都乃至日本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他指示相关部门要加强警戒和信息收集,确保迅速着手展开侦查。

  而在大阪等其他山口组活跃的城市,当地警方也早已借此机会撒网布控,只待出现机会就对各地已经噤若寒蝉的暴力团依法取缔,解决这个日本社会长期未解决的痼疾。9月9日,大阪府警方就对刚从山口组分裂出去的山健组位于神户市中央区的事务所等多处地点进行了入室搜查,这是在山口组分裂后,警方首次对山健组进行搜查。

  10月22日,沟口敦对《朝日新闻》表示,山口组此次取消例行发糖行动和资金匮乏关系不大,毕竟对余威仍在的山口组来说,给小朋友发点糖算不得多大的开销。其高层真正担心的是发糖时可能会发生无法控制的冲突,一旦造成小朋友受伤,早已严阵以待的日本警方以此理由对山口组成员进行抓捕理所应当。可见目前元气大伤的山口组不仅在面对政府时已经处于完全弱势,对基层的掌控能力也大不如前,连传统亲民活动都无法保证安全而缩手缩脚。


扑克王app官网
网站地图 人才中心
Copyright © 2006-2019 YONGHUI SUPERSTORES,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福建省福州市西二环中路436号 消费者服务热线:4000601933 公安机关备案号 35010202000593 法律顾问:通力律师事务所 翁晓健、张洁律师团队本站由扑克王app官网建设维护